能否安然的享受独处,是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教导我们的课程。这涉及到调整自己的内心如何与外界找到一个平衡点,让自己真正的宁静下来,不管自己是处于何种的境地。独处惯了,再让自己重回纷扰的人群则更需要勇气和坚定的信心。

关于这一点,已经独处了15年的琳达·汉密尔顿深有体会。9月26日,是汉密尔顿的生日。在新奥尔良,她的生活简朴却鲜活,她自己说:“来这里4年后,我对这里人的了解程度就超过了我在马里布认识的任何人”。此外她还坦言:“我已经独身至少15年。每天,我都与我自己的世界和那里的人保持着十分浪漫的关系”琳达真的深爱着她的独居生活。

琳达·汉密尔顿能够有这样的人生体验,和她的代表作《终结者》关系颇深。在马里兰州的索尔兹伯里市长大,到纽约后师从李·斯特拉斯伯格。“我原本打算的是出演莎翁作品,拍了《终结者》后,一切都变了。”

当时初出茅庐的琳达·汉密尔顿还完全没有想到一部《终结者》就会让她爆红,红到她只要被人们看见就会对她议论纷纷,人们总是会这样窃窃私语:那是在1991年最热大片中由女侍者变身战士的莎拉·康纳的女演员吗?这一切让那时候的汉密尔顿无所适从,渐渐地她感受到自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。当这种感觉愈发渗透进她的生活时,汉密尔顿想要逃离莎拉·康纳,逃离这个给了她名气却令她失去真实自己的角色。

电影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的导演蒂姆·米勒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,“她不受缚于娱乐圈的任何诱惑——实际上,她似乎一点也不想要这些。”米勒补充道,“她回归这个角色最困难的地方,就是知道自己不得不再度现身聚光灯下。”而汉密尔顿也表示:不是怕影迷会失望,而是怕“莎拉·康纳失望”。

角色给自己的压力,以及打破已经习惯和享受的安逸生活,是汉密尔顿一直不愿复出的原因,但《终结者》系列对她的意义不言而喻,她也感觉到自己真的像莎拉·康纳一样有着冥冥中注定的使命和责任。

据了解,在拍摄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之前,汉密尔顿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拍摄过大制作电影了。为了不令莎拉·康纳“失望”,汉密尔顿付出了远超在《终结者》前作里的努力。她比以往更辛苦十倍地深入挖掘角色,学习使用火箭发射器,在花甲之年重新炼出战士的身型。影片中,莎拉·康纳将有连番的上天下海的战斗戏,火箭筒、重机枪、手枪百般枪械操作自如。她和新加入的麦肯兹·戴维斯饰演的守护者格蕾丝将并肩御敌,为观众奉献出爽燃炸裂的火爆大战。而他们的对手,反派终结者机器人REV9由加布里埃尔·鲁纳饰演,这次的新机型终结者不仅是全新升级武力值加倍,还拥有骨肉分身的恐怖能力。为了对战这样的强大对手,也为了让表演更加真实好看,汉密尔顿还特地参加了美军特种部队“绿色贝雷帽”的沙漠受训,同时服用了医生给她开出的大量补给品和生物同质性激素用于增肌。

尽管已经62岁了,汉密尔顿却并没有因此放松对自己的要求。在拍摄过程中,莎拉·康娜从陆地打到空中、再打到水里,拍摄过程无比艰辛。“我们在水里泡了三个星期,耳朵都发了炎,还要倒吊着演戏”。对此,影片的制作人詹姆斯·卡梅隆说:“琳达只要遇到挑战,就会全力以赴。”也许是投入的表演使汉密尔顿打开了她原本紧闭的心门与自己和解,她在开枪时露出了微笑。导演米勒说,“我拍完一条后告诉她——‘很好,琳达,我们再来一次,你刚才笑了。’”在拍摄结束三个月的某一天早上她突然由衷的感慨“虽然拍片是最困难的事情,但是太爽了!”这种爽到演员的动作大片,观众看后也会感到激动和过瘾,而阿诺·施瓦辛格与汉密尔顿这对经典搭档的同场竞技,则可以说是影片火爆炸裂动作场面的双重保险。

尽管独处的安逸与恬静令人向往,但显然琳达这次的全新演出和人生转换都做得不赖。

科幻动作电影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由腾讯影业、Skydance Media、派拉蒙影业、二十世纪福斯公司出品。詹姆斯·卡梅隆担任制片人及编剧,蒂姆·米勒执导。琳达·汉密尔顿、阿诺·施瓦辛格经典回归,麦肯兹·戴维斯(《银翼杀手2049》《火星救援》)、娜塔利娅·雷耶斯(《候鸟》)、加布里埃尔·鲁纳(《神盾局特工》)主演,影片将于2019年11月1日北美公映,中国确认引进,敬请期待。

电影资讯 终结者:

有用 (5)

评论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