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读不回 20集全

主演:
导演:
类型:
地区:
年份:
已读不回 第1集
陈方行在新加坡发生离奇车祸身亡。他的十个朋友到新加坡出席葬礼,十个人居然互不相识。女主角毕念夏发讯给死者陈方行,竟收到"已读不回"的双蓝剔。念夏大惊以为有鬼,求助于坐在旁边的男主角莫思冬。葬礼上怪事连连,出席更是个个奇怪,有人真心为方行伤心,有人事不关己漠不关心,有人执着要看遗容惹争执,有人不断暗示方行在身边,棺木起火,更令人心惶惶。思冬认定有人恶作剧,但因对念夏一见钟情,借调查事件约会念夏,却发现方行的手机一直在负责处理方行身后事的黎牧师手上。思冬怀疑黎牧师是主谋,与念夏合谋,试探黎牧师。黎牧师把知情的事实全盘托出,并交出方行的手机。思冬和念夏经过测试手机发现,黎牧师所言非虚,决定请牧师提供其余8人的信息,继续追查。
已读不回 第2集
思冬确定黎牧师不知情,对事件毫无头绪,黎牧师也乐于提供协助,保护方行死后的声誉。思冬与念夏计划以写纪念册为借口,约见其他葬礼出席者调查。念夏怀疑思冬对自己有意,警告思冬,自己不是好女孩,不要喜欢自己。二人写着纪念册,忆起与方行的往事,念夏想起自己最后一次见方行,起了争执,她居然咒方行去死,感到伤心又内疚。思冬带念夏散心,竟去了念夏与方行的"秘密基地"。念夏怀疑思冬是制造"已读不回"的真凶,思冬驳斥。念夏打消疑心,看着眼前美景,误将思冬当作方行,几乎与思冬吻上。思冬自觉失态,唯有收起情心,专心查案。二人到电讯公司查方行的手机号码,竟被告知方行在临死前一次过交了很多年的话费,二人感到事有蹊跷。二人到了葬礼上负责致悼辞的周稻文的办公室。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,却传来阵阵诡异的哭声。
已读不回 第3集
原来胆小怕事的周稻文,在办公室怀念方行时,突然收到方行的讯息,被吓傻了。思冬与念夏道明来意,但思冬坚持只是恶作剧,安慰念夏与稻文。二人从稻文口中得知,方行与他是好兄弟,共同创立了一间设计公司。当年方行为女朋友到香港发展保险事业,稻文为工作项目到香港求助方行,方行正是赶往机场接稻文而发生交通意外丧生。稻文为此深感内疚。稻文没可疑,思冬与念夏找方行女友何楚恩,及另一出席者彭喜愉。三个女人互相都看得出对方喜欢方行,但何楚恩扬言因为方行在外拈花惹草,两人早已分手,彭喜愉却说只是合作伙伴泛泛之交,但无意中却透露出对方行的喜欢。二人都不欲多谈方行,令调查一时间陷入停顿。思冬发现好兄弟竟是花心郎,替念夏不值,劝其放下。念夏决定回香港继续调查,思冬跟随。
已读不回 第4集
思冬与念夏回港约见其他葬礼出席者。思冬意外遗失信用卡,念夏同意他在自己家里暂住,思冬暗喜。念夏带思冬到方行家里调查,思冬虽然第一次踏足方行家,却对布置了如指掌。二人竟首先在方行家遇上其他临时女友李凯欣上来偷钱。李凯欣态度欠佳,在思冬威胁报警下说出真相:原来李凯欣是方行的女朋友之一,暗中偷了方行的钥匙,方行死后决定上门盗窃。念夏想起往事,劝李凯欣珍惜自己从新做人,李凯欣不置可否。李凯欣突然发现方行"上线",反应奇大。思冬认为她似乎不是制造"已读不回"的人。思冬与念夏再约见了胡德英和宋皓然,宋皓然不待二人道明来意,已知为了"已读不回",却神神秘秘地警告二人不要再追查。念夏认定"就是他",撇下思冬,独自跟踪宋皓然。另一边厢,另一个出席者叶诺谦,接到"老大"的电话,却在见老大的途中,被人截停并电晕。
已读不回 第5集
念夏跟踪宋皓然,思冬不放心,跟踪念夏。远处二人被黑衣人锁定锁定。二人一起中了迷魂党,思冬昏迷中看见方行回魂要杀死每一个葬礼出席者的幻象,但醒来后却发现身在医院。另一边厢,叶诺谦被老大虐杀,以阻止"那两个死咬不放的人"追纵到他们。念夏认定迷魂党是受宋皓然指使,来阻止他们调查,誓要追查到底,思冬不想念夏为一个电话恶作剧冒生命危险,也怀疑念夏的执着是背后有事隐瞒,二人争执,终思冬屈服,继续陪念夏查,念夏感动。念夏带思冬到宋皓然风水店所在的地下商场。思冬与念夏在商场找了很久,才见到"突然出现"的宋皓然风水店,二人入内,分头调查,思冬在一间明亮舒适的房间中沉沉睡着,念夏却在一间秘室中,发现古怪的女子。怪女子突然发狂掐着念夏的颈。
已读不回 第6集
怪女子几乎掐死念夏和出来救人的思冬,宋皓然突然出现,几句说话却令女子平静下来,却随即消失无踪。思冬与念夏质问宋皓然,宋皓然却故弄玄虚,警告二人不要多管闲事。二人被宋皓然催眠,迷迷糊糊地离开了风水店。念夏被路人撞醒,回头再要去找,店铺已经消失。心深不忿的确念夏与思冬为是否继续找争执,却意外确定叶诺谦的死讯。念夏带着思冬,前往叶诺谦所在的单位查探。念夏与思冬假扮情侣,思冬暗喜。念夏借故支开思冬,想用工具偷偷开叶诺谦家门,却被回家的叶诺谦父母打断。念夏带思冬假扮叶诺谦的朋友,向叶父叶母打听消息。得知叶诺谦最近一段时间赚很多钱,但却不愿多谈工作,还曾被方行威胁。念夏直觉叶诺谦的近期工作一定有问题,要到凶案现场调查,思冬却对念夏用各种谎话套料非常疑惑。
已读不回 第7集
念夏在凶案现场找到一些线索,想回叶家追查。思冬质问念夏冒险犯法追查,是否另有目的,念夏不肯讲,反揭破思冬只为追女孩才积极,思冬觉得自己一直被念夏利用,二人争吵,不欢而散。思冬决定离开,念夏却不予挽留,思冬失望。回到新加坡后,思冬却无心工作。老板娘宣慈收到远在他方的男朋友传来的问题,思冬在帮忙解答时受到启发,想到去找"不可见的真相"。思冬到教堂找黎牧师,黎牧师热心地安慰他。黎牧师提醒思冬,要了解真相背后的原因。思冬在教堂探查,发现了葬礼当日棺材起火的线索。念夏独自追查,却一无所获,反想念与思冬一同查案的日子。念夏开始反思以往对思冬的态度。此时,思冬突然出现,却说制造"已读不回"恶作剧的,正是念夏本人!
已读不回 第8集
思冬揭穿念夏制造已读不回,念夏坦言自己曾是扒手,因方行才重回正轨。方行死后,为了寻找其死亡真相,所以偷手机并以"已读不回"接近其他葬礼出席者调查。念夏拿出方行特意在死亡当天寄给她的包裹,里面还有"给莫思冬"的信,思冬看着信,决定陪念夏查到底。思冬与念夏得知宋皓然的行踪,却看见宋皓然在二人面前因汽车爆炸而死。二人均怀疑爆炸是人为,却在追查过程中,遇见李凯欣被黑社会追杀,黑社会还说到因为方行的死而要李凯欣付钱。念夏追李凯欣到天台,为了知道真相,被逼站到天台边上。而真相竟是,李凯欣为了方行的巨额保险金,先哄方行结婚,再买凶杀人。但方行早将保险受益人写了"宋皓然",并将豪宅留给莫思冬,李凯欣一无所得还被追债,迁怒于念夏,将其推下楼,被思冬及时赶到拉住。
已读不回 第9集
幸好警察及时赶到,思冬与念夏大难不死。李凯欣却逃脱了。思冬与念夏感情更进一步,念夏更答应思冬,事情结束后与其约会。思冬心生一计,让念夏利用方行的电话发讯息给李凯欣。李凯欣吓得逃出宾馆,在街上被警察抓到。李凯欣被判刑,念夏前往探望,希望代方行帮助李凯欣重回正轨,李凯欣感动,说出了她和方行结婚的真相:原来是她伪造怀孕的医生证明骗方行与她结婚,方行对结婚一事并非真心,后来方行发现李凯欣并没有怀孕,与她争执,她才最终起了杀心。念夏与李凯欣和解。但李凯欣并不知宋皓然与叶诺谦之死。念夏觉得,虽然李凯欣买凶杀陈方行,但确实没有动机杀宋皓然和叶诺谦,应该另有真相,她深觉事情未结束。思冬用心安排约会,念夏放下思虑,开心赴会。约会期间,却看见宋皓然出现!而另一个暗角里,还有两个杀手匿伏着。
已读不回 第10集
约会时,念夏突然看见宋皓然出现,怀疑是自己眼花。思冬对念夏温柔备至,更趁机向念夏表白,念夏答应。二人幾乎吻上時,念夏卻收到警方电话,原来龙哥并不是杀方行的真凶,只是他动手的时间方行恰好死去,他正好借此敲诈李凯欣。这时念夏和思冬被神秘殺手枪击,思冬受了皮外伤,念夏却受重伤昏迷。宣慈连忙趕來香港探望念夏。思冬堅持追查真相,讓念夏得到真正安全。思冬發現方行出事时开了九车,而不是鍾愛的新車,更懷疑方行知道自己會出事。思冬按方行信上指示,到方行家找線索,苦無頭緒時想起方行上次的提示,終在與念夏相關的「衣食住行」中,找到宋皓然的卡片,一些不知名的保險單,以及不知存了什麼的電腦。思冬想着,到底出席葬禮的人中,誰才是殺害方行的兇手。
已读不回 第11集
暂无简介
已读不回 第12集
暂无简介
已读不回 第13集
暂无简介
已读不回 第14集
暂无简介
已读不回 第15集
国权聊到自己的过去,竟然和思冬一模一样。思冬大惑不解,念夏怀疑他们被植入相同的记忆。思冬,国权与念夏,宣慈往查访昔日老师,经常去的酒吧,拳馆,所有人都认得国权和方行,却完全不认识思冬。思冬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有问题。四人最后去当年的寄养家庭马家,两个孩子同样只记得国权,不记得思冬,但患有失智症的马姨却一直拉着思冬叫方行。宣慈怀疑思冬得了解离性迷游症,该症状的患者会突然忘记自己的身份,离开生活环境并重新设定新的身份。念夏建议思冬去看病,思冬无动无衷。思冬其实已经有头绪,却不敢承认,不知不觉来到教堂,求助于黎牧师。黎牧师叫思冬不要管,过自己的生活,思冬才想清楚,其实自己想追寻下去的。黎牧师告诉思冬,方行最后一次来教堂,说要去寻找自己。思冬也决定回香港,"寻找自己"。
已读不回 第16集
宋皓然在总部办公室里处理方行的文件,突然收到消息,思冬准备到香港寻找失去的记忆。宋皓然命令手下跟踪思冬,必要时听他的指令。思冬回到方行家,终想起自己就是陈方行,一切由四年前讲起──陈方行离开与稻文一起开的设计公司,偶然认识何楚恩,因而想着不如跟何楚恩到香港做保险。方行与何楚恩成为情侣,却无意间抓到偷东西的念夏。方行放过念夏,却在女童院做义工时重遇念夏。方行引导念夏重回正轨,本想与何楚恩分手与念夏一起,却意外发现何楚恩似乎有些不法勾档。方行好奇追查到叶诺谦和胡德英,却在准备告发时,从何楚恩口中得知有神秘组织。方行追查神秘组织及宋皓然,找机会接近宋皓然,并以何楚恩要与胡德英要买凶杀自己的事,要求宋皓然为自己假死。宋皓然却说,假死要连记忆都消除,方行犹豫。
已读不回 第17集
方行接受假死安排,却不愿消除记忆,所以在假死前,布下迷阵和置入记忆,利用彭喜愉,周稻文藏起证据,再利用黎国权和张宣慈的遥距智力题,给思冬提示,让思冬找到买凶杀自己的真凶。方行亦利用考察回来的黎国权,让思冬怀疑自己的身份,逐步想起"莫思冬就是陈方行"。返回现实,记起一切的思冬,如今一个身体,仿佛变成两个人,拥有双重性格,双重记忆。而"莫思冬"拒绝承认自己就是陈方行,坚持他只是莫思冬。思冬与脑中的陈方行争执,遇上念夏担心追来,方行重遇念夏,爱意满溢,却令念夏察觉那是方行。方行大惊离开,怕念夏知道自己身份有危险。宋皓然的手下发现思冬恢复记忆,要"按规矩"处置思冬/方行。方行因与思冬争执而刚巧避开,却更急于逃走。思冬怪责方行,方行坦言以为自己回来,思冬会消失,二人不知如何自处,却都无时间多想,因为宋皓然的手下,和念夏,宣慈,国权都找到来了。
已读不回 第18集
宋皓然的手下伏击思冬,方行不肯认输,与对方恶战,念夏和宣慈国权赶到并报警,逼退了杀手。念夏带思冬等人到自己故居暂避,念夏问思冬到底是不是陈方行,方行很想承认,却不能,只能让思冬出面否认。思冬与念夏争吵,不欢而散。国权与宣慈调解,国权安慰思冬时,却令方行怀念与国权的兄弟情,乘机感谢国权。念夏因为宣慈的提醒明白,思冬与方行的混乱,不再深疚,只愿陪伴。看着思冬与念夏相拥,方行忍不住质问思冬,真的分得清是爱念夏,还是遵从方行的设定,思冬犹豫。为保念夏安全,思冬/方行离开,并主动向宋皓然现身。二人等待宋皓然时,终于交心,并坦言因有对方在,而没那么害怕。宋皓然要抓思冬/方行,念夏等人却赶到阻止,方行胁持宋皓然,逼其放走念夏,宋皓然为了求证念夏对思冬身份是否知情,故意问念夏若方行回来会选谁。念夏记得思冬叮嘱,直言方行已死,只爱思冬。方行伤心,但见念夏安全离开,也就安心。
已读不回 第19集
方行再次回到假死组织,宋皓然好奇方行如何重拾记忆,思冬却狡辩说是宋皓然不断的阻止,引来自己更好奇追查,才会想起来。宋皓然不信,扬言要杀思冬/方行,方行却说,宋皓然根本不想杀自己,更质问宋皓然是否与自己父母的死有关。宋皓然不答方行,只告之他亦不是Big Boss,没有决定权,否则自己也要死。宋皓然与其他Leader开会,试图说服众人放过陈方行,但其他Leader似乎不同意。方行与思冬收到念夏的讯息,原来是念夏试图用方行的手机找思冬的位置,只可惜讯号受干扰。宋皓然终说服其他人放过思冬,但条件是再次接受消除记忆的程序,回复到思冬未认识念夏之前。方行求宋皓然让自己再见念夏最后一面,宋皓然终同意。念夏,宣慈,国权这时闯进了假死组织,宋皓然手下准备捉住三人。思冬情急之下挟持了宋皓然。宋皓然最终让步,同意放了念夏三人。
已读不回 第20集
思冬与念夏告别,要念夏忘记自己和这段时间的经历,等他回来,便当重新认识,他会重新追求她,与她重新开始。念夏答应,又憧憬着与思冬过些平凡的拍拖生活。方行为自己对念夏的伤害道歉,念夏却不怪他,明白方行已经尽力爱护自己,甚至派莫思冬来,都是想继续爱她。方行要走,念夏不让,方行要念夏选择陈方行还是莫思冬,念夏却说她只是爱"一个人",不愿选择。思冬与方行消除记忆,而其他记得他们的人,也重新开展各自的生活。只记得自己流浪回来的莫思冬,来到宣慈的咖啡店,看见招聘,便入内应聘。老板娘此时已换成毕念夏,思冬不记得念夏,却又再一次一见钟情。思冬与念夏约会,念夏带他到当日与方行的秘密基地,念夏哼起方行为自己作的歌曲,思冬听着听着,便和唱起来。他回来了。陈方行回来了,记得毕念夏的莫思冬也回来了。
评论加载中...